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主办
注册 登录】 网站地图 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返回网站首页
menu
首 页
资讯
数据
政策
技术
咨询
项目
市场
专家
企业
会展
招聘
管理咨询
《中国煤化工》
menu
 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资讯  > 详细内容
国际煤炭市场波动性渐增
作者: | 来源:中国能源报 | 时间:2017-09-01
  与石油市场的持续低迷不同,国际煤炭市场的经历似乎更为“丰富多彩”。比如,刚刚在5月卖出高价的澳大利亚纽卡斯尔动力煤,可能很快就不得不面对降价的风险。
  事实上,面临降价风险的纽卡斯尔动力煤并非煤炭市场的个例。著名金融机构花旗集团近日不甚乐观地表示,长远来看,全球动力煤市场的波动性将不断增加;与此同时,业界还需警惕可能出现与油气领域类似的产能短期内不足。
  需求不振是主要压力
  近日,花旗集团下调了对纽卡斯尔动力煤今年价格的预期,认为其平均离岸价可能为76美元/吨。与此同时,在市场上颇受欢迎的加里曼丹动力煤价格也失去了上涨的热情,去年11月,该煤炭价格一度从年初的26.4美元/吨攀升至50.2美元/吨,但根据7月13日普氏的评定,该动力煤的离岸价已经降至40.5美元/吨。
  花旗集团的分析师指出:“动力煤市场的基本面应该是比较松弛的,特别是夏季以后。综合今年的天气等因素,煤炭市场出现供应中断、进而引发价格上涨情形的可能性并不大。”
  事实上,今年以来,各主要煤炭进口市场几乎都出现了需求疲软、甚至是减少的情况,煤炭消费前景更是一片迷茫。
  5月,韩国总统文在寅就任后立即下令暂时将8座老化的燃煤电厂关闭30天,并宣布从2018年起,每年关闭1/3的燃煤电厂。与此同时,文在寅还声称,会考虑叫停当前建设进度小于10%的新建燃煤电厂。
  在另一个亚洲煤炭消费“大户”日本,由于电力消费的下降、可再生能源利用的增加,“后福岛时期”曾提出的大力发展燃煤发电的计划正在逐渐被淡化。据路透社报道,今年第一季度,日本已经取消了两个规划中的燃煤发电项目,而这可能只是近几年内日本减少煤电举措的冰山一角。
  而此前一直被业界视为提振市场需求“新动力”的印度,近年来对煤炭的态度也不那么积极了。分析人士指出,一方面,印度开始大力推动清洁能源的利用,比如太阳能、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发电,挤占了煤炭在电力领域的占比。另一方面,印度政府还设定了目标,要求国有的印度煤炭公司,在2019年至2020年期间生产10亿吨煤炭,这种加强国内生产、减少进口的举措对全球煤炭市场产生了影响。
  据花旗集团预计,2020财年(2019年至2020年3月),印度煤炭进口量将从2017财年的1.79亿吨下降至1.55亿吨左右。而当前数据显示,2017年财年,印度仅动力煤进口量就为1.35亿吨。
  “印度这种要完全依赖国产煤炭的转变存在结构性瓶颈。”花旗集团的分析师称,“但这一举措加大了印度减少进口动力煤的潜在可能性,国际市场也将受到牵连。”
  花旗集团在其报告中指出,包括中国在内的诸多国家,出于环保等的考虑,都希望遏制煤炭的使用,或者至少能减少煤炭使用,由此导致煤炭市场的整体需求不断萎缩。根据该集团的预计,2018至2020年,纽卡斯尔动力煤离岸价可能为60美元/吨。“从结构上看,动力煤的均价在几个月或是几年内都不会超过80美元/吨。因为煤炭需求从结构上将下滑。”
  另外,分析师们还表示,主要国际组织、银行等机构对燃煤发电项目的资金支持将持续减少,加上可再生能源等替代能源成本的下降、发电能力的增强等因素,煤炭的需求将进一步受到挤压。“由于市场基本面及自身政策的改变,许多银行都大大减少了与煤炭相关的融资活动。这与2015年之前的市场状况形成了鲜明对比。”
  不过,花旗集团同时强调,融资的困难并不会打断煤炭本身的交易。
  供应过剩成难解之题
  虽然花旗集团表示,煤炭本身的交易并没有受到上述融资困难的影响,但是,与需求不振同样令业界头疼的是供应过剩。
  今年6月,瑞士大宗商品交易商摩科瑞公司的干散货和能源业务主管加布里埃利曾预计,今年全球海运动力煤市场供应总量将增加1500万吨,而需求量则仅能增加大约700万吨,整个市场的供应过剩将有800万吨左右,动力煤价格也将随之出现下降。
  如今,花旗集团的分析师也提出,作为主要煤炭出口国,澳大利亚的动力煤出口将呈现“温和的增长”;印尼今年仍能保持较为强劲的动力煤出口,该国的供应预计要到2019年以后才会减弱。
  不过,澳大利亚方面却并不完全同意上述预期,对煤炭市场的下一步状况持相对乐观态度。根据澳大利亚工业、创新与科学部最新发布的报告,预计017至2018财年,澳大利亚煤炭出口量将从2016至2017财年的2.024亿吨,下降至2.01亿吨;到2018至2019财年将进一步下降至1.99亿吨。
  但是,美国能源经济与金融分析研究所(IEEFA)的分析则认为,澳大利亚方面的估计过于乐观,采用的数据也有过时之嫌。IEEFA的分析师蒂姆·巴克利指出,全球主要煤炭消费市场的需求都在明显收缩,而澳大利亚境内还有大型煤矿项目准备上马,这将不可避免地带来供应过剩。“印度阿达尼公司在澳大利亚的卡迈克尔煤矿项目虽历经波折,但增加供应的潜力正逐渐显现,这个澳大利亚史上最大的煤矿一旦投产,势必加剧市场的供应过剩,进而将引发煤炭价格的下降。”巴克利说。
  另有印尼政府官员也曾在5月的行业会议上表示,预计印尼今年的煤炭出口量将从去年的3.08亿吨,下降至2.92亿吨;到2019年则将进一步下降至1.6亿吨。花旗集团则认为,印尼煤炭出口的减少主要受其国内需求增长的影响,但要从2019年才会开始。“不断增长的国内需求是限制印尼煤炭出口的主要原因。”花旗集团称,“比如,今年印尼国有电力公司PLN的煤炭需求量,就可能从去年的7300万吨增长至8500万吨。”
  花旗集团强调,可再生能源发电成本的不断下降,是导致电力领域燃料市场竞争日趋激烈的主要推动力,并且这种竞争的白热化可能要比此前预期的更早到来。不过,该集团同时“安慰”煤炭行业,今年第三季度,因气温升高、电厂积累燃料库存需要,短期内煤炭价格还是会得到部分支撑的。
 资讯搜索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