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主办
注册 登录】 网站地图 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返回网站首页
menu
首 页
资讯
数据
政策
技术
咨询
项目
市场
专家
企业
会展
招聘
管理咨询
《中国煤化工》
menu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报道  > 详细内容
拆出一个新化工
作者:索荣 | 来源:《中国石油和化工产业观察》杂志 | 时间:2021-02-22

来源:《中国石油和化工产业观察》杂志

作者:索荣


图/2006年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安庆分公司通过对壳牌粉煤气化技术的消化吸收、自主创新,对化肥原料实施油改煤改造。(资料图)

对于国内的化工企业来说,近几年最忙碌的事情莫过于关停并转或搬迁进园。打开各类媒体,化工企业搬迁的消息都会扑面而来。即使是在大疫当前的2020年,化工企业关停并转的脚步也没有停歇——

  • 江苏要求压减沿江地区、环境敏感区域和化工园区外化工生产企业,原则上2020年底前全部退出或搬迁,到2022年全省化工生产企业数量不超过1000家。
  • 湖北省表示,至2020年底前,全省将完成345家化企关改搬转,占整体数量的72%,2025年底前完成剩余133家化企的关改搬转。
  • 湖南省公布的计划中,化工生产企业搬迁改造涉及110家,关闭退出30家、鼓励搬迁38家。
  • 陕西要求2020年底前,就地改造9家、异地迁建9家、关闭退出4家。

……

根据工信部统计,截至2018年底,包括新疆兵团在内的28个省(区、市)(北京、上海、海南和宁夏除外)共上报需要搬迁改造的化工企业1176家,包括异地搬迁479家、就地改造360家、关闭退出337家。

而国家发改委基础司司长罗国三在1月5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2016~2020年,长江经济带沿江化工企业5年关改搬转超过8000家。

01左中括号拆迁产业呼之欲出左中括号

据悉,近些年涉及化工企业搬迁改造的文件有几十个,包括:

  • 2008年国务院安全生产委员会办公室《关于进一步加强危险化学品安全生产工作的指导意见》;
  • 2014年《关于推进城区老工业区搬迁改造的指导意见》;
  • 2016年《关于石化产业调结构促转型增效益的指导意见》;
  • 2017年《关于推进城镇人口密集区危险化学品生产企业搬迁改造的指导意见》等国务院办公厅文件。

其中2017年的文件规定,中小型企业和存在重大风险隐患的大型企业2018年底前全部启动搬迁改造,2020年底前完成;

其他大型企业和特大型企业2020年底前全部启动搬迁改造,2025年底前完成。

此外,还有涉及原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应急管理部、生态环境部、国家发改委、工信部等相关管理部门的文件。

如此一个浩大工程,无论是关停并转还是搬迁进园,必定要走的一步就是拆。它不可避免地涉及到化工设备的拆除拆迁、再利用再制造,还牵扯到拆迁原址污染土壤的修复、地下水的治理,地块的生态恢复和再利用等。

换句话说,化工企业这场全国性、历史性的搬迁改造是否成功,首先就要看拆得是否成功;化工企业搬迁改造能否不留后患、干干净净走人,首先也要看拆得是否干净;化工企业能否利用搬迁改造提升产业水平,首先更要看拆得是否够水平。

一位长期从事化工工程管理工作的业内专家介绍说:“当前进行的大规模拆除拆迁要持续到2025年,尤其是山东和江苏的小企业太多,要实现产业升级,拆迁拆除的需求很迫切。

到了2025年以后,拆,将是解决过剩产能、落后产能等的另一种新常态。拆的原因还包括解决落后装置和小企业对环境的破坏、对落后技术工艺进行升级、扩大规模化和先进产能等3个方面。”

化工企业的拆迁,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中国化工的发展历程。毋庸讳言,中国的化工产业正是从引进国外二手装置起步的。通过不断引进、消化和吸收,化工产业规模越做越大。在这个过程中,拆迁已是必不可少的环节。

02左中括号跨国企业都很能拆左中括号

在国外化工领域,拆产业由来已久。

在国内,国企新上项目,往往只需政府划上一个圈,新址就有了,开个办公会,投资也有了。新上项目一般是里外三新:新工艺、新设备、新厂址。所以,旧项目的拆除一向不为人们所重视,大不了就当废铁卖了。

但在国外新上项目,土地是私有的,投资是私有的,哪有动不动就换个地方新建的美事?即使是那些著名跨国企业,新上项目也只能在祖传的一亩三分地上做文章。

所以,利用原有厂址、原有设备上新项目是常态,只有一项是新的,那就是新工艺。这样一来,如何拆得科学、拆得合理、拆得利益最大化,是国外化工企业早就深耕的领域。

以眼下正在兴起的全球石油巨头可再生能源转型为例,很多企业正是在原址上将炼油厂转化为生物燃料厂。比如:

  • 法国道达尔公司计划投资逾5亿欧元(合5.841亿美元)改造其在法国的格兰普伊特炼油厂,转产航空燃料、生物柴油和用于生产生物塑料的生物石脑油,2024年完成。

  • 在美国,菲利浦斯66公司计划将位于加州的设计加工能力为12.02万桶/日的罗德奥炼油厂改造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可再生燃料工厂,用食用油、脂肪、油脂和大豆油等有机原料替代原油,生产可再生柴油、可再生汽油和航空燃料。
  • 马拉松石油公司将把位于加州马丁内斯市的16.1万桶/日的炼油厂改造成可再生柴油工厂。
  • PBF能源公司计划将收购的拥有15.64万桶/日产能的马丁内斯炼油厂改造为可再生燃料工厂,还考虑将位于美国大西洋海岸产能为18.22万桶/日的特拉华州特拉华城炼油厂改造为可再生燃料工厂。

这些在炼厂原址上进行的再生燃料项目改造,因为利用了大部分已有的基础设施,大大降低了关闭旧厂、原址清理、土壤修复等费用。

而对功能性损坏或技术性淘汰等原因不再使用的设备进行专业化修复或升级改造,使其质量特性和安全环保性能大大提升,这完全是另一种形式的高科技。

再制造打通了资源-产品-报废-再制造产品的循环型产业链条,构筑了可持续的工业绿色发展模式。

在国外,很多化工过程相同、相近的化工设备,经过改造后都能够继续生产不同的化工产品。

2018年联合国环境署国际资源小组发布的《重新定义价值-制造业革命:循环经济中的再制造、翻新、维修和直接再利用》报告指出,采用价值保留流程完成再制造,可节省80%~98%的新材料,有助于温室气体排放减少79%~99%。

03左中括号国内也有拆迁成果左中括号

改革开放后,买进国外二手设备也成为许多化工项目的选择。在这个过程中,能拆会运是项目成功的一半。

1998年,四川泸天化股份有限公司从墨西哥购买了一套美国制造的30万吨合成氨、52万吨尿素产能的二手大化肥装置。中国化学工程集团重机公司负责将该装置从海南省东方港先海运到达长江口岸,再逆江而上至四川纳溪登陆,陆路顺利运抵厂区。

2000年悉尼奥运会召开前,英国帝国化学公司在悉尼“正在壮年”的两套1.5万吨乙烯合成醋酸装置面临拆迁。

经过招标,原北京有机化工厂以极低的价格买下了其中一套,上海一家企业购入另一套。该厂时任副厂长和总工带领数名大学毕业生和技术工人,来到悉尼自己把设备完整拆下并运回北京,之后参考原始图纸重新设计施工并一次开车成功。这套装置不仅为北京有机化工厂节约了大量购置新设备的资金,而且为该厂醋酸乙烯乳液生产服务多年。不仅如此,多年以后,这套装置又被一家内蒙古的企业收购,继续服役。

现如今,烟台万华化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已发展成为全球技术领先、产能最大的MDI供应商,而其首套1万吨/年MDI装置,正是万华化学前身烟台合成革厂1978年从日本东丽公司引进的二手设备。这台即将被日企淘汰的设备技术水平大约相当于日本上世纪60年代,却是我国引进的第一台MDI设备。就是在这套旧设备基础上,烟台合成革厂联合科研院所进行产学研攻关,终于掌握了核心技术,打破了国外垄断。此后,烟台万华不断创新,2002年就将单套设备升级到10万吨/年。

据中国化工施工协会副理事长郑建华介绍,从2000年以来,我国化工施工企业曾先后从美国、韩国、英国等国家拆迁多套化工装置到中国内蒙古、江苏等地。这些成功案例,为国内的化工装置拆除拆迁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中国化学工程集团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中国成达工程有限公司(前身为化工部第八设计院)参与过国内多套二手设备拆建工程。

  • 2000年11月,美国一套10万吨/年甲醇二手设备在中国石油吐哈油田公司所在地新疆鄯善建成投产。该项目由成达公司设计,后又被成达公司成功升级改造为20万吨/年甲醇项目。
  • 2006年5月,内蒙古鄂尔多斯某化肥项目中,两套来自韩国的二手尿素装置由成达公司设计、中国化学工程第十一建设有限公司施工。
  • 2006年辽宁北方华锦化学工业集团有限公司在新疆阿克苏建成的30万吨/年合成氨和配套尿素装置也是置换下来的二手设备,由成达公司设计、中国化学工程第九建设有限公司等施工。

目前,成达公司EPC总承包的搬迁改造项目——中化重庆涪陵化工有限公司搬迁项目20万吨/年合成氨装置,以原搬原建方式,从涪陵李渡搬至重庆市白涛化工园区内。

成达公司曾针对搬迁改造利旧模式及费用进行过一个对比调查。以一个30万吨合成氨、52万吨尿素的主要设备利旧项目为例,EPC总承包费用比新建减少50%~60%。